钟南山:担心有国家控制不了疫情 会给世界带来灾难


靳官萍与“偶像”陈薇院士合影留念

在如此严重的情况下,路透社称欧盟终于在本周四给意大利发来了一封道歉信。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在信中表示,许多欧洲国家一开始只顾着解决自己的问题,没有意识到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战胜疫情。 “这是有害的,应该被避免”,冯德莱恩写道,“今天,欧洲正集结在意大利身边”。

路透社在其报道中称,意大利目前因新冠病毒疫情死亡的人数是全世界最多的,已经达到13915人,确诊人数也已经达到了11.5万多。

接种疫苗后的第7天,靳官萍接受血液样本采集

3月31日,注射疫苗后的第14天,靳官萍吃完早餐,就进行了一次采血,随后,她和另外3位首批接种疫苗的志愿者都选择做了肺部CT检查。

其中,不仅意大利那些反欧盟的极右翼党派在大声质问意大利是否还应该留在欧盟,就连意大利那些亲欧盟的人士,也对欧盟对于意大利的情况缺乏同情和援助感到惊愕。

接近17日凌晨时,靳官萍接种了重组新冠疫苗。她对记者描述:“护士熟练地推完了药,我自已用棉签按住针口,舒了一口气。感觉跟平日打针没啥区别,像被蚊子叮了一口似的。”注射疫苗之后,她在观察室待了大概半小时,而后与另外3位志愿者被统一安排住进了武汉特勤疗养中心,单人单间,接受为时14天的医学观察。

她告诉记者,自己从武汉“封城”当天就加入了志愿者行列,先后参与了开车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转运和发放物资、筹备方舱医院等工作,也曾帮助支援武汉的医疗队进行采购,多次进入高风险地带:“我没有被感染,真的太幸运了!”

如今,靳官萍已经回到了日常工作与生活。她说,接下来,自己会继续做志愿者。

临近医学观察结束时的一顿丰盛午餐